栏目导航

本港台现场报码直播

关于华为事件推荐一篇加拿大律师的文章

更新时间:2019-08-10

  当地时间11日下午3点多,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的法官宣布,准许孟晚舟女士获得保释。

  法官在声明中表示,逮捕孟女士是基于美国的要求,但是美国方面尚未对孟女士正式提出引渡要求。法官给美国提出的向加拿大提出引渡要求的期限是孟女士被捕之日起的60天之内。考虑到孟女士在中国和其他地方都没有刑事犯罪记录,以及目前存在健康问题,加上她本人目前愿意居住在温哥华、有合适的担保人等诸多情况,决定允许她保释。

  保释条件是1000万加元保释金(其中700万是现金),包括她丈夫在内的5位担保人,交出护照,佩戴电子监控设备,外出时间和地域限制,由专业的团队进行全天候监视等。

  各位关心华为的朋友们,针对11日听证会,华为官方声明如下:我们的CFO孟晚舟女士近期在被加拿大当局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之后,今天法庭做出判决,同意保释。我们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体系后续会给出公正的结论。正如我们一直强调的,华为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法规,包括联合国、美国和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我们期待美国和加拿大政府能及时、公正地结束这一事件。

  〖陈有西按:华为首席财务官问题很复杂,涉及中美加三国法律规定、涉及政治经济法律领域、涉及国际公法和国际私法、涉及美国法律的长臂管辖合法性(是否符合国际公约和对象国加入的协定)、涉及是孟的个人责任还是华为企业法人责任、涉及程序法上的管辖权、引渡条件和实体法上的有无涉罪。涉及到是民事违约责任、行政处罚责任、还是刑事控罪。涉及华为是一个国家战略的企业还是完全私营的通讯企业。涉及到是外交政治事件还是国际贸易和技术合作事件。这些问题,光喊口号没有用,专业的法律知识和国际法律规则才是关键。这位加拿大律师的初步分析很有道理,推荐给大家看看〗

  XX, 我明天不去了。因为,就是宣布一个“保释”请求的结果。反正就是同意或是不同意。也就是要不要坐在拘留所里的问题。我估计,保释是会批准的。

  1、“双重犯罪性”。就是说,这项被追着要引渡的犯罪行为指控,必须在美加两国都构成犯罪。注意,本港台现场报码直播j2。她本人参与违反美国禁运条例的活动是否构成犯罪?美国政府还没有提出任何证据(两国的《协定》规定,现在的拘留,是根据《协定》中的一个条款: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先扣人,然后,在被请求国扣人后的60天时间内,由请求国提出证据。那天她的律师是承认这条条款的有效性,他告诉法官,他在等着美国政府拿出孟有违反伊朗的制裁法的犯罪的证据。他说,这个问题是一个极端复杂的问题。他已经准备了一堆的美国的专家律师,来分析这些的美国法律和对孟的犯罪指控。当天,美国律师也坐在法庭内。)但是,即使证明了这样的行为,在美国构成违反美国的制裁法,加拿大司法部还得满足另一项法律要求:这样的行为在加拿大也构成违法。构成违反加拿律。(但是,我并不知道加拿大国会也有有关制裁伊朗的法律。如果没有,她就没有违反被请求国的法律。那么,“引渡法”的这条“双重犯罪性”的基本原则就违反了。引渡也不能被批准了。

  2、加拿大的《引渡法》与《加美引渡协定》都规定,“政治性质”的犯罪行为不能引渡。《加美引渡协定》有一个附件,详细列明《美加协定》项下可以引渡的犯罪行为的具体罪项。这些罪项,统统就是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等的“普通犯罪”。我仔细逐项研读这几十个罪项,想找出类似违反国际制裁法案的罪项,没有找到。与此同时,加拿大的法律里是明确规定:The Minister shall refuse to make a surrender order if the minister is satisfied that “(c) the conduct in respect of which extradition is sought is a political offence or an offence of a political character.”【如果被请求引渡的行为,具有政治性质,司法部长应拒绝引渡。】这就很明白了。但是什么样的情况可以构成 “political offence”?什么样的情况构成“Political character”?《协定》与《引渡法》均没有明确的定义。我昨晚在图书馆耗到很晚,就在找定义。现在,有明确的答案了:判例中,没有对此的“定义”。所以,这个问题,按以上法律条款的规定,就要由加拿大司法部长来决定是否有“政治性质”了。在判例中,我是查阅到1891年的几个英国最高法院的判例。这些判例在60年代曾在安省引证过。法官反复强调,什么样的情况构成“政治性质”的犯罪,还没有明确的定义。要看具体的案情。这个问题,不是经常会发生。所以,没有机会作一个明确的法律原则的确定。

  同时,美国有一个在《美加引渡协定》项下的一个判例:一个加拿大的逃犯,逃到美国去。加拿大政府请求引渡他回加拿大,美国法院拒绝了。理由是他是一个维护印第安人的权利的犯人。他的犯罪行为带有politial character。所以,不能引渡。美加协定是双边的。对条款的解释,不应是各自弄一套的。

  孟案是很容易要想到,伊朗禁运到底是否有政治性质的?这要等“引渡开庭”了。

  所有的律师,现在大概都应该是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这两个问题上了。“欺诈”的指控,如果是属于政治性质的犯罪,也是不能被引渡的。

  “政治犯不引渡”,是在欧洲已经确立了几百年的制度。1891年的英国判例是有比较明确的判词的(那时,甲午战争和义和团造反还都没发生呢。别人的文明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

  我今天正在写一篇文章。还没定稿。定稿前,估计还得钻进图书馆,耗上几天。我需要将所有的依据资料都找出来,复印在手。我觉得,目前不应简单地群情振奋,高喊“加拿大是美国小弟”这样的口号。而是应该从法律技术上拿出充分的根据。来判断后面的法律程序的进展是否合理、合法。这是一个法律技术的问题。不是外交关系的问题。

  1、美国还没有就违反伊朗制裁案和华为违法的问题,特别是对孟的违反伊朗制裁法的问题,提出任何证据。当然,美国的检察官是很清楚,这个问题会受到孟的律师的激烈挑战的,所以是不能含糊的。也就是说,目前的临时扣留,是在没有指控的证据的情况下进行的(“欺诈”的指控例外,是有些证据的。但是,她的律师作了很好的辩护。我还没有看到文件,只是庭上听他们的辩论。不敢认定是她的律师说的有理,还是司法部律师说的有理?)

  3、她还没有聘请加拿大的引渡法专家。她现在的律师,据说是刑法的专家。(那天的保释听证,表现是很不错的。)不过,加拿大的引渡法专家只有一个人,也在 BC 省执业。此人是全职地做引渡法业务,有这个领域的法学博士学位,还做过博士后。估计,她没有请这个专家的原因,是目前还没有到“引渡听证”的阶段。只是“保释”的问题。所以,是聘了现在这个律师。但是,到了最后,引渡听证阶段,如果不请那个专家,会出问题的。因为,引渡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怕他们家人和中国官方都不知道这个专家。其实中国官方根据《维也纳领事公约》,是有责任为她推荐合适的接受国(即加拿大)的律师的,以维护派出国的公民的合法权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本港台现场报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 摇钱树网站|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www.868899.com| 509333.com| www.999530.com| 六合金多宝|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网址| 壮元红心水论坛| 本港台直播报码室| 本港台现场报码视频| 彩霸王平特论纭|